中國的傳統文化中,習慣將同一氣質的名士達人齊名合稱,如竹林七賢、飲中八仙。中國古代畫壇亦如此,尤其是明清時期,特別喜歡成立一些小集體以便于區別,不僅畫要分派,比如吳門、浙派啊什么的。小集體之外,還要成立一些小圈子,或者即使沒有特別多交往,但也按一些共同特點,比如時間段、思想傾向、藝術風格等劃分為一類,其中四是一個使用頻率最高的數字,比如元四家、明四家、四王、四僧;有些時候人太多,就七八九也用,比如畫中九友,揚州八怪……咦,說到主題了,試問一枝一葉總關情,八怪你又知多少?

言歸正傳,“揚州八怪”是哪八怪?有人說是八個,有人說不止八個;有人說這八個,有人說另外八個,當時活躍在揚州畫壇上的重要的畫家并不止八人,約有十六、七人,所以“八并非確數。清末李玉棻《甌缽羅室書畫過目考》較早記載了“八怪”,提法為:汪士慎、鄭燮、高翔、金農、李鱓、黃慎、李方膺、羅聘。至于有人提到的其它畫家,如華喦、閔貞、高鳳翰、李勉、陳撰、邊壽民、楊法等,因畫風接近,也并入揚州八怪的范疇,美術史上也常稱其為“揚州畫派”。

“揚州八怪”雖為“怪”,實則為新,不僅是畫法面貌新,而且是審美情趣新,他們大多出身于知識階層,有相近的生活體驗和思想情感,有的終生不仕,有的經過科舉從政,一度出任小官,卻又先后被黜或辭職,終以賣畫為生。他們生活比較清苦,深知官場的腐敗,形成了蔑視權貴、行為狂放的性格,借助書畫抒發內心的憤懣。揚州八怪畫家突破了“正統“書畫的束縛,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,重在自己創造與發揮,窮其一生,為創造新的畫風而努力,成為十八世紀中國畫壇突破正統派桎梏的一股生力軍,并對后世繪畫產生了重要影響。

時至今日,“揚州八怪”留下了豐富的丹青作品,也留下了許多膾炙人口的傳奇故事。欲知其中一二,展期有限,再無下回分解,且來觀展吧!


          彩霸王中特网